热点新闻

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热点新闻
时间: 2019/8/13 14:23:25

距离《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行的日子越来越近,垃圾如何分类当仁不让地成为上海市民们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

其实,在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执行阶段之前,上海老百姓一直都有将家里的废报纸、塑料瓶、旧衣服等可回收垃圾保存下来的习惯,与之伴随,垃圾回收行业一直与人民的生活紧紧相连。

如果垃圾分类正式实行,垃圾回收行业会因此发生变化吗?在沪上一些小区,垃圾智能回收设备开始崭露头角,市民只要将这些垃圾投入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机,就可根据数量或重量换取积分和现金。

随着垃圾分类要求的逐步提高,智能垃圾回收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一台标准的智能垃圾分类收集箱是什么样子的?《IT时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新型的垃圾回收设备更像是一个带多个舱门和一块触摸屏的储物柜,市民通过读卡、手机扫码或人脸识别登录账号,在屏幕选择要投放的垃圾种类,相应的“废纸”“旧衣物”“塑料瓶”等垃圾桶舱门便会自动打开。等垃圾投放完成,设备会自动称重,为用户账户充入积分或兑换礼品。

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正在做的就是这件事,在上海静安区的一个小区,居民们已经体验到了智能垃圾回收箱的便捷。“现在可以随时将这些种类的垃圾投放进智能垃圾回收箱,不需要像以前那样都堆在家里,我这20个塑料瓶换了1元钱。”一位居民边说边在小黄狗智能回收柜上输入了自己的手机号,将塑料瓶逐个投入后,屏幕上显示出饮料瓶个数和可获得的现金。

“我们的回收箱具备满箱自动预警功能,当某一类箱子的回收量达到80%时,就会提示附近的‘铁骑’(运营人员)尽快清运,确保回收箱的正常运转。用户也可以通过App搜索附近可用的小黄狗智能垃圾分类箱的饱和情况。”小黄狗相关负责人告诉《IT时报》记者。

越来越多的企业瞄准了这个市场,猫先生也是其中的一家。“我们以片连成区,进入了临汾名城社区、长风国际大厦写字楼等社区和物业,落地了几十台设备,生产线上还有100多台准备落地。”猫先生相关负责人表示。

垃圾分类利国利民,但在实施过程中也会带来一些烦恼,比如对于厨余垃圾的处理是市民最为头疼的,在刚刚过去的618,厨余垃圾处理器成为又一匹黑马,销售量呈几何式增长。“在率先实行垃圾分类政策的上海,买走了全国12%的厨余垃圾处理器,2020年我国各城市将全面推行垃圾分类制度,厨余垃圾处理器将成为中国家庭的必备单品。”京东相关人士表示。

《IT时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大多数垃圾智能回收企业暂未落地厨余垃圾的处理方案。“我们有可降解的干湿垃圾袋,这样就不用‘破袋’扔厨余垃圾了。”上述猫先生相关人士表示。

在中国的土地下埋藏着700亿吨垃圾,这些垃圾以塑料、泡沫、玻璃瓶为主,分解时间非常长。”中奎环保集团运营总监熊锟告诉《IT时报》记者。上海一个星期的生活垃圾可以堆出一座东方明珠,在如此庞大的体量中,可回收的垃圾占了很大的比重。

虽然数量巨大的垃圾让形势变得严峻,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让“互联网+垃圾回收”正在成为环保行业新“风口”。随着国家对垃圾分类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这片蓝海将大有可为,像小黄狗、猫先生等企业已经打造了自己的大数据平台,可以直观了解垃圾回收、分类和处理的情况。

“行业内普遍遇到的问题是,一方面传统行业人士相对保守,很多地区还是依靠最原始最粗放的摇铃回收模式,对于新生事物比较抗拒,如果没有政府和街道的力量,完全依靠企业的力量容易发展受阻、进展缓慢;另一方面居民对于垃圾分类了解尚浅,很多人有了意识,但不知如何分类,政府和社会的教育工作还将继续。”小黄狗相关负责人表示。

目前,大多数垃圾智能回收设备都以可回收垃圾为主,这也造成了“互联网+垃圾分类”回收行业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垃圾分类思路不能仅仅停留在回收环节上,还应更多关注前期的干湿分离和后期的处理过程。此外,受利益驱动和成本制约,许多企业回收的仅是瓶子、废纸等回收效益较高的垃圾,而像厨余垃圾等则无人问津,处理技术也不成熟。”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副教授马俊伟认为。

对于一座城市来说,“垃圾分类”并不是简单地把同类型垃圾归到一起。“很多企业做的是收废品的事,要从根本上解决城市的垃圾问题,必须搭建一套城市处理体系,而且要根据不同城市的特性制定方案,比如厦门是个旅游城市,塑料垃圾比较多,在设计城市处理体系时要着重考虑回收之后的处理方法。”熊锟说道。

鼓浪屿海域的垃圾打捞船

对于入局“互联网+垃圾分类”的企业来说,盈利是绕不开的话题。虽然这是一片值得深挖的蓝海,但现阶段盈利却依然是一道难题,现有的商业模式仅仅赚取两边的交易差价。

“可回收物的利润率不低,但是运营成本也相对较高,进社区还有一笔租金费用。在达到一定规模之前,较难实现盈利。因此,小黄狗除了智能垃圾分类箱,还有B端客户、广告、物流等增值服务。”在小黄狗相关负责人看来,去年公司粗放式拓展市场,今年则是精细化运营。在小黄狗内部,有一支被他们内部称为“铁骑大军”的清运队伍,主要职责是每天将回收机中收集到的废物清理出来,运到每个城市的分拣中心。

自营的模式比较重,不仅需要现场设专人维护,还需要硬件成本。据《IT时报》记者了解,企业一般会根据小区规模和用户量提供相应的智能回收柜,一般智能回收柜的价格在5~6万元。

据媒体报道,2018年6月,一家经营全品类垃圾智能分类回收平台的公司宣布获得10亿多的A轮融资,创下了国内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几年的产值还没有机器值钱,收入产出失衡,“回收的物品和投入的资金不成比例,最多也就是两年,一些没有资本支撑的企业就会倒闭。

依靠科技手段缩短生活废弃物到再生资源的距离,依靠科技手段从垃圾分类中找到接驳再生资源利用的利益线,或许这就是智能垃圾分类回收企业实现生态与经济双效益的存在价值。


编辑:挨踢妹

图片:壹图网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杭州包装设计公司公众号